<noframes id="5333v"><form id="5333v"></form><noframes id="5333v"><address id="5333v"><th id="5333v"></th></address>

<form id="5333v"></form>

<form id="5333v"><th id="5333v"><th id="5333v"></th></th></form>
        <address id="5333v"></address>
          <em id="5333v"><ins id="5333v"></ins></em>
          咨詢專線:400-685-8581     加入收藏  
          首 頁 關于我們 新聞動態 建機安全 專家視點 在線學習 政策法規 技能競賽 教材資料 教學設備 下載中心 公益培訓 在線問答
           
          當前位置: 首頁 >> 專家視點 >> 正文  
          職業本科教育相關爭議與基本問題探析——基于文獻綜述的視角

                發布時間:2022/4/21 10:42:34     瀏覽:71

           

           

           

          本文摘自《江蘇高職教育》2022年第1期11-22頁

           

           

          職業本科教育相關爭議與基本問題探析

          ——基于文獻綜述的視角

           

            Abstract  

          摘要

           

          職業本科教育已成為職業教育研究的重要關注點;谙嚓P文獻的綜述,呈現學界對什么是職業本科教育、如何定位職業本科教育、要不要發展職業本科教育、如何發展本科教育等問題的主要爭議與觀點,進行評析并提出看法。

           

            Key words  

          關鍵詞

           

          職業本科教育;內涵;定位;路徑;文獻綜述

           

           

           

          長期以來,我國基本形成了職業教育處于?茖W歷層次及以下,普通高等教育處于本科學歷層次及以上的相對穩定的辦學格局,使職業教育處于學歷層次的“先天劣勢”。自2000年以來,理論界對什么是職業本科教育、如何定位職業本科教育、要不要發展職業本科教育等問題進行了廣泛的思考與爭論。2019年《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明確“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教育部陸續批準設立了32所職業本科學校。至此,職業本科教育突破了理論探索和政策限囿,實現了獨立建制辦學的實質跨越。職業教育研究者將視角加速轉移到如何發展職業本科教育這一緊迫問題上。筆者致力于通過對已有文獻的梳理,客觀呈現以上基本問題的主要觀點、相關爭議,并試圖提出個人的一些看法。

           

          01

          什么是職業本科教育

           

          當前,理論界對職業本科教育的提法比較混亂,有“本科層次職業教育”“本科職業教育”“高等職業教育本科”“職業教育本科”等等。其實早在2011年,伍先福等就提出,“職業本科教育”比“本科層次職業教育”的提法更準確,筆者比較認可這種觀點。一方面,該提法把教育類型放前、教育層次放后,突出了類型的重要性;另一方面,該提法與“普通本科教育”相對應,更易于被社會公眾接受和理解。因此,本文除直接引用外,均采用“職業本科教育”的提法。從現有文獻來看,對于職業本科教育內涵的界定主要從兩個維度展開。

          一是聚焦職業本科教育培養什么人、怎么培養人的維度,從人才類型、培養模式的特征上去界定職業本科教育。如,伍先福等(2015)認為,“職業本科教育是指以職業目標為導向,以職業能力培養為核心,以職業素質教育為依托,理論教學恰當、實踐教學充分的本科職業性教育。”方澤強(2019)認為,職業本科教育是培養具有較強技術理論、技術應用和初步研究能力,面向生產、建設、管理、服務第一線的高層次技術技能型人才的教育類型,具有高層次性和職業性。伍紅軍(2021)認為,“職業本科就是面向行業產業的高端領域培養具備新技術應用與應用技術研發能力人才的本科層次職業教育,其類型是職業教育、場域是產業、特征是新技術、位階是本科層次。”

          二是聚焦職業本科教育與其他教育類型之間關系的維度,明確職業本科教育在教育系統尤其是高等教育系統中的定位。如,馬燕(2015)認為,職業本科教育是一種建立在中等、?茖哟温殬I教育基礎上的本科層次教育。段靜毅(2015)認為,職業本科教育是指?茖哟我陨系谋究茖W歷層次的高等職業教育,是職業教育體系中的高等教育層次,是高等教育體系中職業教育的類型。徐國慶等(2020)認為,職業本科教育是本科層次的職業教育,是職業教育延伸到本科層次的結果,是完全按照職業教育人才培養模式舉辦的本科教育。

          綜合以上觀點,職業本科教育是為了適應技術變革所引發的生產模式革新,遵循職業教育培養規律,以職業崗位或崗位群所需要的各項能力要求為人才培養邏輯起點,以技術技能為主要教育內容,培養高層次技術技能型人才的教育;職業本科教育首先是職業教育的本科層次,職業教育是其根本屬性,同時,又是本科層次教育中的職業教育類型。

             

          02

          如何定位職業本科教育

           

          雖然在實踐中,本科職業學校已正式被批準設立并招生,但在理論上,究竟如何定位職業本科教育與應用型本科、高職?浦g的關系等問題尚未有統一的認識。

           

          (一)職業本科教育與應用型本科教育的關系

          職業本科教育與應用型本科教育十分相似。在理論上,對兩類教育作出區分并不容易,從現有文獻來看,也有截然不同的兩類觀點。

          —類觀點認為職業本科教育與應用型本科教育沒有本質區別。如,鄭文(2020)認為,“如果將高等教育人才培養看成從學術人才、專業人才、職業人才的長鏈條,除了學術型人才長于知識的生產和發現處于另外一端,基本與職業無關外,專業人才、職業人才在連續帶上存在較大的模糊地帶,很難截然區分。”這在一定意義上也是否定了幾種類型的本科教育之間有本質區別。

          另一類觀點認為職業本科教育與應用型本科教育有本質區別。一是邏輯起點不同。如,徐國慶(2021)認為,“技術應用本科教育本質上是理論性的,只是在人才培養模式上更為突出應用性,強調理論在實踐中的應用。職業本科教育則本質上是實踐性的、職業性的,是深深扎根于職業實踐進行人才培養的教育,其人才培養的邏輯起點是各行各業的職業能力要求”。二是培養定位不同。如,郭建如(2020)認為,“職業教育本科培養的是產業一線的高端技術技能型人才,精通技術系統,具有高難度技術操作能力,能對復雜故障進行高效診斷,并具有復雜疑難故障的處理能力的人才。這樣的定位能夠將本科職業教育與理工類大學和應用型高校的本科教育區別開來,更強調‘職業屬性’和教育的職業特征。”“應用型本科強調的是寬基礎強實踐,重視學科知識的應用轉化能力,更強調工程技術師的培養。”三是教學模式不同,尤其是實踐教學、師資隊伍要求不同。如,石忠等(2021)認為,“從教學模式看,本科職業教育實踐課時占其課程的一半左右,應用型本科實踐課時在30%左右,普通本科教育以傳統的理論知識講授為主要方式,培養學生深厚的專業理論知識功底。”四是專業口徑不同。如,魯武霞等(2012)認為,“應用型本科主要以學科為主線設計知識、能力、素質結構和培養方案,專業口徑比高職本科寬。”

          綜合以上觀點,并結合職業本科學校辦學實際,可以認為職業本科教育不是應用型本科教育的“影印版”,兩者培養邏輯存在實質區別。應用型本科教育是對傳統本科教育的一種改良,其實質是學術教育內部分化的結果,其人才培養本質上是基于學科邏輯,只是在原有學科模式的基礎上增加了人才培養的應用環節,側重于把學科知識轉化為工程方案,主要培養工程師。職業本科教育的人才培養是基于職業邏輯,即直接從實踐出發,圍繞實踐展開技術理論學習、復合能力培養和復雜操作技能訓練,側重于把工程方案轉化為具體產品,主要培養一線工程師。尤其是在職業本科教育剛剛啟動的階段,要重視其與應用型本科之間的區別,在辦學方向上堅定職業教育不動搖,在試點推進過程中要發揮職業教育辦學基本規律的獨特作用,形成職業本科教育不可替代的優勢,引領帶動高等教育結構體制的改革。

           

          (二)職業本科教育與職業?平逃g的關系

          顯然,職業本科教育與職業?平逃畲蟮墓餐幨峭瑢儆诼殬I教育,最大的不同之處是二者分別處于兩個不同的教育層次。從現有文獻看,兩者的共同之處并非各位學者的關注焦點,大多數學者重點研究了兩者的不同之處。如,沙鑫美(2019)認為,職業本科教育與職業?平逃啾,其人才培養更加注重理論的厚度、學科的跨度、創新的程度及就業的寬度。吳學敏(2020)認為,“與?坡毥滔啾,本科職教要使培養的學生具有更加深厚的理論基礎、更加完整的知識體系、更加復合的專業能力、更加堅實的技術技能積累,使掌握高端技術技能成為可能,能夠適應產業轉型升級的需要,滿足服務高端產業與產業高端崗位對更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

          筆者認為,職業本科教育不是職業?平逃暮唵渭娱L,兩者培養規格明顯不同。職業本科教育和職業?平逃、同屬職業教育類型,均以職業崗位需求為邏輯起點,逆向追溯和構建體系化的教學內容,并以適配的工學結合人才培養模式實施,確保人才培養目標的有效達成。與職業?平逃啾,職業本科教育適應職業崗位上移需要,其傳授的職業技能綜合性更高,重點培養能綜合應用知識和技能完成工作的人才;職業本科教育適應解決實際生產過程中復雜技術問題需要,其傳授的技術理論基礎性更強,注重培養學生利用理論知識綜合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技術創新思維。

           

          03

          要不要發展職業本科教育

           

          國內關于職業教育要不要辦本科的討論以1999年高等教育大擴招為起點,伴隨高等職業教育大發展,相關爭論亦越來越多。

           

          (一)支持者的觀點

          國內有眾多學者支持開展職業本科教育,其中不乏有代表性和影響力的學者。如潘懋元(2005)認為, “高等職業技術學校既可以是?茖哟蔚,也可以是本科以上層次的,形成一個獨立于理論性本科院校之外的獨立的高等教育體系”。綜合各學者支持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是產業發展和轉型升級導致對技術技能人才需求上移,因此需要更高層次的職業教育。如祝成林等(2021)認為,智能制造產業人才需求是本科職業教育人才培養模式創新的根本動力。高技能、STEM技能和ICT(信息科學技術)技能、數字與媒體素養等,被認為是“智造時代”的重要技能需求,而這些現有高等教育體系難以培養。

          二是從國際比較維度看,德國、日本等發達國家均開展了職業本科教育。如陸素菊(2019)認為,“具有雙軌制傳統的歐洲國家,如德國的應用科學大學(FH)、英國的多科技術大學,實施與普通本科相并列的獨立應用型大學;實施綜合制教育的美國,在普通大學內實施應用型人才培養。在日本,既有五年制工科類高等專門學校內設置專攻科實施本科層次專業教育,也有獨立設置的(面向制造業)技術科學大學以及(面向服務業)專門職大學。”

          三是認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類型的教育,理應建立與普通教育相同的學歷層次體系。如,徐國慶(2020)認為,基于職業教育是一種教育類型的定位,“要求職業教育學制層次結構完整、內部進路通暢,職業教育不僅要有中等教育層次、?平逃龑哟,也要有本科教育層次,甚至是專業碩士教育層次,有時還要根據專業人才培養需要實施5年制教育。”

          四是認為普通本科向應用型轉型出現困難,應該依靠?聘呗氃盒0l展本科職業教育。如吳學敏(2020)認為,“因為辦學慣性和師資隊伍等因素,實際上本科轉型各地實施進展不一,部分學校轉型的內生動力和外部驅動力不足,以此來擴大本科職教規模將是一個長期過程。”

          五是從人的發展維度出發,認為開展本科層次的職業教育可以豐富本科教育類型,滿足廣大人民群眾多元化教育需求。如匡瑛等(2021)認為,“舉辦職業本科教育既能緩解日益嚴重的社會教育焦慮,又能為廣大家長和學生提供更多的教育選擇和學習自由,使高等教育真正從‘篩選的教育’走向‘選擇的教育’。”

           

          (二)反對者的觀點

          針對第一種觀點,反對者提出,“來自產業界的反對意見認為新技術新產業的出現及產業升格需要更高素質與能力的技術技能人才,這要通過深化教育內涵而非追求學歷層次來解決。”

          針對第二種觀點,反對者認為,應用科學大學和雙元制大學“并不是職業教育體系內的學校,其培養目標均為‘工程師’,依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97年國際教育分類,屬于普通高等教育(A類)而不屬于高等職業教育范疇(B類),不是中國意義上的高等職業教育”。

          針對第三種觀點,反對者認為,“盡管職業教育是類型教育,但并不代表這種類型一定要有與普通教育同樣的教育層次,特別是研究生教育需要有較系統扎實的學科知識為基礎,在學科理論指導下開展研究,教育層次越高,學科理論的學習程度要求就越高。即便是研究生層次,國外發達國家有相當多的碩士學位是終結型學位,并不一定要發展到博士教育層次。”

          針對第四種觀點,反對者認為,“新建所謂本科層次職業技術學院、職業大學,勢必在高等教育系統中處于弱勢地位,難以得到社會的認可,且這類高校雖辦學模式與應用型高校一樣,但可能由于管理體制的原因,影響職業技術學院發展,不利于提升高層次職業教育質量。”

          針對第五種觀點,有學者認為,在高等教育普及化階段,高等教育包括應用型本科教育本身即在向多元化發展,應用型本科教育在滿足人民群眾教育需要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職業教育在高等教育中的地位一直備受爭議。筆者認為,產生這一爭議的思想根源可以追溯到布魯貝克關于認識論和政治論兩種高等教育哲學的論爭。持有認識論觀點的學者通常會將職業教育視為高等教育的對立面,認為大學要追求高深學問,并強調其本身的純粹價值;持有政治論觀點的學者通常更加容易接受職業教育,能夠認可高等教育的職業化,以及職業教育向更高學歷層次的延伸?v觀世界高等教育發展潮流,高等教育專業化、職業化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開展職業本科教育不失為攪動中國高等教育相對僵化結構的積極因素,或許會產生“鯰魚效應”,以點帶面推進中國高等教育整體發展。

           

          04

          如何發展職業本科教育

           

          推進職業本科教育穩步發展,必須要解決誰來舉辦(辦學主體)、怎么開展(辦學模式)、怎么評價(質量保障體系)等基本問題。

           

          (一)誰來舉辦職業本科教育

          —是由重點本科院校的高職學院舉辦。朱利平(1999)提出,“普通工科院校舉辦高等職業本科教育是我國社會與工業經濟發展的迫切需要。”“普通院校舉辦高等職業本科教育,既可以優化高等教育結構,又可以充分利用現有的教育資源。”張弛等(2013)認為,“重點本科院校的高職學院成為本科層次高等職業教育辦學主體,正是立足我國現有本科高等教育資源優勢,是發展本科層次高等職業教育的首選。”

          二是由新建院;驊眯透咝Ee辦。張弛等(2013)認為,“地方應用型本科院校作為高等教育的生力軍,是舉辦本科及以上層次高等職業教育的重要力量。隨著我國高層次職業技術教育的發展,高等教育的格局應重新定位,將1999年高等教育擴招后的新建本科院校以及地方應用型本科院校改制為本科層次高等職業院校,是應對高等教育市場嚴峻競爭和院校生存危機的良好選擇。”因應學術界的呼聲和高等教育改革需要,2015年《關于引導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的指導意見》提出“按照試點一批、帶動一片的要求,確定一批有條件、有意愿的試點高校率先探索應用型(含應用技術大學、學院)發展模式”。

          三是推進優質高職院校升格舉辦。石偉平等(2003)認為,“有些高職院校已有一定的技術教育辦學經驗,積累了一定的適合技術教育的師資和設備,有的高職院校還有行業背景,對于極少量現有辦學條件優越的高職院校,則可在嚴格審核的基礎上將其升格為技術本科。” 2021年《關于“十四五”時期高等學校設置工作的意見》明確“以優質高等職業學校為基礎,穩步發展本科層次職業學校”,突破了自“十一五”以來提出的原則上高等職業院校不升格為本科高校的政策限制,使未來以高職院校升格為主體舉辦職業本科教育成為可能。

          四是推進獨立學院合并高職院校轉設舉辦。2020年5月,教育部印發《關于加快推進獨立學院轉設工作的實施方案》,并針對“校中校”獨立學院,提出“可探索統籌省內高職高專教育資源合并轉設”,即獨立學院整合優質的高職學;蚋叩葘?茖W校成為本科層次職業學校。

          五是優質高職院校舉辦職業本科教育專業。2022年2月教育部舉辦新聞發布會,介紹推進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有關工作情況,明確提出“支持符合產教深度融合、辦學特色鮮明、培養質量較高的?茖哟胃叩嚷殬I學校,升級部分專業,試辦職業本科教育”。由此可見,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正式通過后,?茖哟胃呗殞W校舉辦職業本科教育專業的路徑有望打通。

          筆者認為,從現有辦學路徑看,未來職業本科教育將形成以優質高職學校升格為主體、以獨立學院合并高職學校轉設為補充、兼有普通本科高校和高職學校舉辦職業本科專業的發展格局。下一步,應以優質高職學校為基礎,嚴格按照設置標準升格建設一批代表職業教育高水平的職業本科學校;鼓勵應用型本科學校甚至高水平工程類大學建設職業技術學院,開設職業本科專業,擴大優質職業本科教育資源,增強職業本科教育的社會吸引力;支持產教深度融合、辦學特色鮮明、培養質量較高的高職學校部分專業實施職業本科教育,為持續擴大職業本科學校規模培育有生力量。要合理確定一定時期內職業本科教育規模占高等職業教育規模的比例要求,科學核算職業本科學校和專業設置數量,結合各區域高等教育資源布局和與產業發展契合程度,合理安排年度職業本科學校審批和專業設置備案節奏,穩步擴大職業本科教育整體規模。

           

          (二)怎么開展職業本科教育

          —是辦學模式上堅持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職業教育的基本組織形式。李政(2021)認為,辦好職業本科教育,要發揮好“市場主體參與辦學的獨特價值”“引入社會辦學資本、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僅要提升人才培養質量,更要發揮社會力量參與知識生產的獨特作用”。梁克東(2021)認為,“推進校企雙主體育人是實現職業本科教育本質目標的具體策略,也是為社會培養急需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的關鍵。職業本科教育要不斷探索開拓新的雙主體育人模式,如探索具有中國特色的學位學徒制,與行業領軍企業合作開展訂單培養等。”

          二是培養模式上堅持工學結合、做學合一。在職業教育的人才培養中,起點是工作崗位和工作任務,目標強調能力本位,方式為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結構為模塊工作過程。職業本科教育同樣應遵循這個規律。吳學敏(2021)認為,“做學合一是職業教育的基本教學模式,是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學結合在教學環節的具體體現,也是職業教育作為獨特教育類型最顯著的標志之一。本科職業教育不僅要堅持做學合一,在教學中推進‘做中學’‘學中做’,更要將做學合一推向更高水平,將企業最新技術及時融入人才培養過程,推動傳統校企合作向校企融合型轉變提升。”

          三是專業建設上堅持對接需求、瞄準高端。職業本科專業不是想辦什么專業就辦什么專業,而應該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其決定依據在于經濟社會和產業發展需求。孫誠(2021)認為,職業本科教育專業“要服務經濟發展”,“即專業布點應主動服務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培養解決復雜問題、進行復雜操作、確需長學制培養的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主要從事科技成果、實驗成果轉化,生產加工中高端產品、提供中高端服務,服務經濟高質量發展。”

          四是科學研究上堅持找準方向、補齊短板。科學研究是高等學校重要職能之一。剛升格的職業本科學校均是教學型高校,科研底子薄、科技成果少,需要找準方向與普通本科高校錯位發展,形成以應用技術創新為主體的研發布局闕明坤(2019)提出,“要達到本科水平,職業技術大學應重新定位學校的人才培養目標,加強科學研究基礎。職業技術大學作為本科高校,科學研究是其發展必須重視的環節。”

          筆者認為,職業本科教育是一種創新性的探索,先期試點院校應在堅定職業教育類型定位基礎上,解放思想,不設禁區,破除條條框框,大膽試、勇敢闖,建立容錯機制,不斷總結試點經驗,形成促進職業本科高校轉型發展的可學、可鑒、可移植的規范、標準與方案,全面提高引領帶動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的能力和水平。

           

          (三)如何評價職業本科教育

          —是外部評價要;九c重特色相統一。當前職業本科學校辦學基礎差異較大,既有高水平高職院校,也有綜合實力偏弱的民辦高職院校,以及原隸屬于普通高等教育的獨立學院。在這種情況下,外部評價應充分考慮職業本科學校的差異性,不能一把尺子量所有學校,而應該開展分類評價,既促進學;巨k學水平達標,亦要促使高水平學校辦出特色、辦出水平。二是內部評價要堅持引入多元評價主體。職業教育是跨界教育,職業本科教育人才培養質量的評價不能僅由學校內部決定,更要考慮行業企業、家長學生等不同利益相關群體的訴求。

          筆者認為,職業本科學校要建立健全全員參與、全程控制、全面管理的質量保障體系,構建利益相關者參與的協商機制,積極吸納行業、企業參與評價,推動職業本科學校和專業建設,推進學校內部質量保證體系教學診斷與改進工作,發揮質量文化育人功能。推進基于數據的教學質量管理,做好人才培養狀態數據采集、分析和應用,健全專業設置預警和動態調整機制。完善學生學習過程監測、評估與反饋機制,把好畢業出口質量關。

           

          05

          總結與討論

           

          綜上所述,21世紀以來的20余年間,職業本科教育從理論倡議進入到政策文件用了15年左右,再從政策文件落實為辦學實體用了5年左右。盡管這一過程中,始終伴隨著對于職業本科教育是什么、為什么、怎么辦、怎么評等基本問題上的爭論,但這些爭論總體上促進了職業本科教育事業的發展,為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提供了新方案。

          —是職業本科教育是高等教育體制改革的新突破,也為職業教育打開了新的領域和發展空間。歐美國家的高等教育是內生型嵌入式發展模式,而我國高等教育是外生型內卷化發展模式。我國自民國時期以來,主要是在模仿吸收借鑒歐美、蘇聯等高等教育體系基礎上逐步建立我國的高等教育體系,同時這個體系在與中國經濟社會文化的碰撞中,不斷得到改革和完善,由外生型內卷化向內生型嵌入式轉型發展。職業本科教育以試點的形式先期開始探索,是這一轉型進程中的關鍵舉措,能夠在引導高校向應用型轉變,在提升社會服務能力、緩解結構性失業難題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二是職業本科教育是中國高等教育理論的新發展,也為探究中國特色職業教育理論開辟了新的路徑。我國高等教育、職業教育的研究引介西方理論多、生產原創性知識相對少。潘懋元曾指出,“如果中國的高等教育研究只能仰仗西方理論的輻射,那么中國的高等教育學科只能被邊緣化,這是應該引起警惕的。”中國高等教育、職業教育研究的原創理論必須根植于中國的教育實踐。具有中國特色的職業本科教育新實踐是高等教育研究的新領地,也是職業教育研究的主攻方向。職業本科教育真正開始試點的時間僅有2年多,現在來判斷職業本科教育試點能否取得成功為時尚早。高等教育、職業教育理論研究者亦應對新生事物保持足夠的耐心,深入研究職業本科教育發展規律和實踐中遇到的難題,積極推動中國原創理論的產生,推出一批立足中國大地的理論研究成果。

          三是職業本科教育未來研究應更加注重實證研究,以辦學實踐探索來回答理論爭議。教育學是一門應用科學,實踐是檢驗教育理論是否正確的重要標準。綜合以上對職業本科教育的研究可見,理論思辨類文獻占據主體,依托職業本科教育教學實際的實證研究相對較少。當然,這跟職業本科教育真正啟動獨立辦學實踐時間較短有直接關系。隨著職業本科教育規模不斷擴大,各專業辦學實踐將會更加豐富。期待更多學者深入職業本科學校專業教學過程,總結辦學經驗、凝練培養模式、研究教學實踐,加快推出能夠對職業本科學校辦學實踐有更好指導作用的理論研究成果。

           

           

           


          友情鏈接:
          首頁 | 理事會組成 | 協會文化 | 建機安全 | 名師專家 | 在線學習 | 政策法規 | 技能競賽 | 教材資料 | 在線留言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主辦單位:中國建設教育協會建設機械職業教育專業委員會             
          Copyright (C) 2007-2008 中國建設機械職業教育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50984號-1
          網站維護:北京建筑機械化研究院(廊坊部) 地址:河北省廊坊市金光道61號,郵編:065000 咨詢電話:400-685-8581  

          炸金花软件